〖蝉鸣



蝉鸣
夏天什么时候跨过门槛进来,我并不知道。直到那天上午,顷刻间鸣金击鼓一般,所有的蝉都同时叫了起来,把我吓了一跳。我被吸引了过去,就像铁砂冲向磁铁那样,但当我屏息凝神正听得起劲的时候,它们又突然不约而同地全住了嘴。这蝉,又吓了我一跳!
我不禁想起了童年,因为这些愉快的音符就像一盘录音带,让我把童年的声音又一一捡了回来。
首先捡到的是蝉鸣。
那时,最兴奋的不是听蝉鸣,而是捉蝉。念小学时,上课分上下午班。上学有四条路可走,其中一条沿着河,岸边高树浓阴,常常遮着半个天空。虽然附近也有田园农舍,可人迹罕至,对我们来说,真是又远又幽深。然而,一星期总有好几趟是从那里经过。尤其是夏天,轮到下午班的时候,我们总会呼朋引伴地走那条路,没有别的目的,只为了捉蝉。
你能想象得到,一群小学生或穿着短裤、戴着黄色小帽子,或吊着褶裙,把小草帽的松紧带贴在脸边儿……书包搁在路边,不怕掉进河里,也不怕挂破衣服,更不怕皮破血流,就一脚上一脚下地直往树的怀抱里钻!只因为树上有蝉。蝉鸣是一阵袭人的浪,不小心掉进孩子们的心湖,于是心湖抛出千万圈涟漪,要逮住那一阵阵的浪。“抓到了!抓到了!”有人在树上喊。下面有人赶快打开铅笔盒,把蝉关了进去。
到了教室,大家相互炫耀铅笔盒里的小动物──蝉、天牛、金龟子。有的用蝉换天牛,有的用金龟子换蝉,大家互相交换也互相赠送。有的向别人乞求几片叶子,喂他铅笔盒里的小宝贝。
整个夏季,我们都强迫蝉从枝头搬家到铅笔盒里,铅笔盒却不会变成音乐盒,蝉依然在河边高高的树上叫。
夏天是声音的季节,有雨打,有雷响,有蛙声、鸟叫及蝉鸣……蝉鸣足以代表夏,它是悦耳的和声。
开放在小河边的微笑本文作者刘再复。──怀念我的小学老师你还在我故乡那长着许多荔枝树的山村小学吗?亲爱的老师。你还在背着我故乡的弟妹涉过那条湍急的小河吗?亲爱的老师。
那些欢乐的日子与那些阴沉的日子,给你留下了白发了吗?那些呼啸的山林与寂静的山野,在你溢满青春的脸上,留下皱纹了吗?
你走出城市师范的大门,没有在繁华的街市里逗留,就踏进我们偏远的山庄。人们都说你是城市小姐,我的父老乡亲,喜欢好奇地看着你。
我故乡的山野那么多沟坎,那么多泥泞,你在泥泞的小路上颠簸得那么久,把生命最美丽的部分,撒在我故乡的丘丘壑壑里。想起故乡秀丽的青山,想起故乡柔蓝的流水,就想起你,我亲爱的老师。
那时你才十八岁,像我们的大姐姐。在多风多雨的季节里,放学时你总是带着我们回家。你把裤筒卷得高高,光着脚丫子,一个一个地背着我们涉过那条脾气暴躁的小河,那条在河岸上长着一棵大榕树的小河。我还记得,你背着我时,我看到浪花溅到你的脸上,雨水打湿你乌黑的头发。我悄悄地拂去你发辫上的小水珠,你知道吗?
我们在小河这边,你在小河那边。你向我们频频招手叮咛:路滑,慢点儿走,明早我来接你们。我们喊着和你告别。你的声音和我们的声音让小河的波浪带到很远很远的地方。我看到你微笑了,这开放在我故乡河边的微笑,这像我故乡的杜鹃花一样美丽的微笑,永远不会消失,在我的梦境中,在我的心坎里,总是那样甜蜜,总是那样温暖,总是那样神圣。